<li id="lscdb"></li>
<rt id="lscdb"><button id="lscdb"><small id="lscdb"></small></button></rt>

    1. <ruby id="lscdb"><i id="lscdb"></i></ruby>
      <font id="lscdb"><dfn id="lscdb"></dfn></font>

      <form id="lscdb"><dfn id="lscdb"></dfn></form>

      1. <cite id="lscdb"></cite>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服務熱線: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頁>正文

        復合性學習讓知識活起來——北京市第五中學綜合課程改革觀察

        著名哲學家懷特海說:“兒童的大腦是一個不斷發育的有機體,它并不是一個要被人無情地塞滿各種陌生思想的匣子。”但是長期以來,義務教育和高中階段教育,一定程度上受應試教育的影響,學生學習的主體性被忽視,教育過程成為知識填充的過程。如何讓躺在書本上的知識立起來,讓學生的腦袋充滿活力,讓沉睡的思維富有創造性,成為教育理論界研究的課題,也是教育實踐者孜孜以求的目標。在新課程改革思想的驅動下,北京市第五中學(以下簡稱“五中”)以綜合課程改革為核心開展復合性學習的探索,取得明顯成效。

        與高校資源對接,建構綜合課程

        近年來,很多中學探索開設大學先修課程,給學有余力的學生提供更多選擇。但很多人將大學先修課程視為變相的“揠苗助長”,認為先修課程不只是“學得多”,還要“提早學”。而實際上,高校的資源進入中小學的本意并不只是讓中學生學得更多更深,而是如何用更適合的方式拓展學生的思維,培養其人文素養,但通過一次性的專家講座或演講等直接將高校的知識下移到中小學去,容易出現“水土不服”現象。

        那么,中小學如何與高校資源對接,建構有特色的綜合課程呢?五中的三門綜合課程或許能為我們帶來啟示。五中聘請中國社會科學院專家田德文開設了“走進人文社科”“世界的故事”“觀天下”三門課程。這些實踐課程上課的時間并不長,具體到每個班,一個學期大約為14—16小時。這十幾個小時的時間一共要完成三個課程目標:一是需要教給學生們一套相對完整的專門的知識脈絡體系;二是要提高學生的思維水平和綜合素質;三是要讓學生通過這門課積累的素質在考試中得到相應的體現,這無疑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

        上過田老師所開課程的學生發現,學習文科絕對不是死記硬背,不僅要培養發現問題的能力,而且在發現了問題之后,還應該知道到哪兒找資料,進行研究,然后得出答案,解決問題。復合性學習就是要培養這樣的研究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和素質。

        打破學科壁壘,跨越學科界限

        復合性學習需要改變學科之間相互隔離的現狀,以及知識與人的整體生活之間的割裂。五中的“走進人文社科”課程就是試圖打破學科之間的割裂狀態、構建綜合課程的嘗試。如今,這門課已經循環上過3次,田德文老師上課的講稿已經被整理為成體系的校本教材《走進人文社科》。全書共15個章節,涵蓋歷史、社會、自然、地理等學科和領域。

        我們不妨以《走進人文社科》第一章“俯瞰1492”為例,感受一下這門課程的綜合性和跨學科特點。第一章共分為課程主體內容、知識鏈接、自我測評和活動建議四個部分。課程主體內容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同一歷史時期即世界元年——1492年的三個歷史故事,分別為“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縱橫捭闔的歐洲帝國”“弘治五年那些事”。三個故事敘述簡單明了,但內容和知識相當豐富,涉及歷史、地理、文化、軍事、政治等多個學科,要求學生進行“政治視角的比較解讀”。教師試圖用歷史比較的方法——橫斷面法,引導學生思考1492年的社會歷史背景下三個著名的歷史人物(哥倫布、喬萬尼·德·美第奇和明孝宗朱祐樘)性格特點的異同以及所面臨的政治格局。解讀這幾個歷史材料和故事,目的在于啟發學生思考歷史事實背后的深刻意涵,教給學生思考問題的方法。

        五中的教師們發現,將“走進人文社科”這樣的綜合課程與其他的文科課程結合起來,效果更為明顯,學生的思維被激發,綜合應用多學科知識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大大提升。這樣的課程內容和上課方式對學生來說,不僅是有趣的,更是有意義的,即使是高三的學生,也非常樂意參與。

        讓躺著的知識立起來活起來

        學生掌握了知識之后,如果教師能夠引導他們用所掌握的知識解釋社會現象和自然現象,學生會覺得自己學到的知識是有用的,躺在書本上的知識就能夠真正地立起來、活起來。

        以《詩經》中“桃夭”這一課的教學為例,在傳統的語文課堂,教師給學生上課的方式通常是這樣的:學習字詞,解釋意象,把原詩的意思翻譯出來,再拓展一點兒,聯系當時年代背景理解詩詞。而田德文和五中語文組的教師們認為,第一,這首小詩能反映出非常多的社會學、人類學、文學和美學的傳統,這是第一首把人比作花的詩。第二,學生會從所學的詩里面提出問題,比如三月三為什么桃花開呢?第三,《詩經》中“水”出現得很多,尤其是在涉及愛情的時候,也總是出現“水”。水在傳統文化中的意象是什么?他們不斷引導學生去思考這些問題,引導學生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他們認為,教育不僅要傳授知識,更應讓學生感悟思想的力量和思想的美。

        五中的李晨老師認為,綜合性的學習,不管是歷史事實,還是當前社會的熱點問題,帶給學生的不僅是一個故事、一個事實,而且是故事和事實背后的問題和思考,這并不是一種單純知識的學習,更是知識背后的思維和態度的培養,這些正是教育中的關鍵問題。

        從機械的加法到化合作用

        人們普遍認為,學習繁難偏重的知識內容對于學生來說是負擔,其實對于學生來說,做他們不愛做的、不喜歡的事情才是真正的負擔。智力發展離不開興趣,興趣是專注和領悟的先決條件。學生對于自己真正感興趣的事情總是樂此不疲。

        在田老師的課堂中,他經常會引導學生思考書本知識與學生生活的關系。他曾給研究小組講過這樣一個事例:過新年的時候,你口袋里有1000元壓歲錢,你一直都沒有用,到了年底的時候,你這1000元錢還是1000元嗎?這里面就涉及經濟學里的“通貨膨脹”“通貨緊縮”“貨幣購買力”等問題。他認為,雖然不能直接給中學生講晦澀難懂的經濟學原理,但可以通過日常生活中的經濟現象,引發學生相關的思考,這有利于激發學生的興趣。

        生活是教育的土壤,而教育的一個重要功能是用所學知識和形成的思維反過來思考生活中的問題,進一步發現問題并解決問題。五中的綜合課程以及田德文老師的教學是啟發式的,課堂上的故事或問題,未必有唯一的答案,學生可以用他們自己的思考,不斷填充這個故事。人文社科并不是一個啃書本知識的過程,更是一個知識的綜合運用和活化的過程、一個智力和思維流動的過程。

        知識不會自然變成能力和智慧。學生的腦袋不能像一張目錄表,只有各種點狀的知識而無立體的、有活力的智慧和能力。教育中最大的藝術就是如何運用知識的藝術,讓躺在書本上的知識能夠活化到人的身上,活躍于我們的生活中,這才是教育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作者單位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北京國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運維  

        京ICP備1003014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2811號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麻豆精品在线播放